第四回

許小年:企業做公益往往有目的 甚至主要使命不是公益


經濟學家、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終身榮譽教授許小年

北京新浪網 (2019-04-13 22:28)

新浪財經訊 4月13日消息,2019年,時值中歐二十五周年校慶。今日,由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校友總會主辦的第二屆中歐社會責任主題論壇今日在北京舉行。經濟學家、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終身榮譽教授許小年在論壇上表示,在當下的公眾輿論語境中,人們往往把「責任」等同於公益事業,這是不幸的誤解。企業在公益活動中往往抱有目的,甚至主要使命不是公益。

許小年表示,中國最優秀的公司華為的企業價值觀是以客戶為中心、以奮鬥者為本,長期堅持,艱苦奮鬥。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的企業價值觀是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和華為大同小異。

但在這些優秀公司使命的表述中,很少有企業將公眾非常關心的責任列入社會價值。他認為,產生這一現象的原因是,在當下的公眾輿論語境中,把「責任」等同於公益事業,這是不幸的誤解。

「我們是一家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我們的公司員工參與公益活動多少多少人次」,他表示,類似這種表述在企業自我介紹時時常聽到。但是企業積极參與和資助公益事業是理所應當的,並且在公益活動中往往抱有了一定的目的,甚至主要使命不是公益。

他表示,如果將社會責任定義為公益的話,企業很難把社會責任作為自己的使命。企業的社會責任究竟是什麼?他引用德魯克的社會的責任理論表示,企業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獲得客戶,為了實現這個目的企業有且僅有兩個基本職能,一是營銷,二是創新。

以下為文字實錄:

許小年:謝謝各位校友,前兩天收到校友發來的祝賀,祝賀我被聘為終身榮譽教授,我用了一個詞這下深度套牢。作為一個教師獲得學生的認可,這是莫大的榮譽,今天我講一下社會責任,正好最近在看德魯克的書,他的書雖然是成書於上世紀七十年代,他的很多論述到今天依然沒有過時,我在讀書的過程中就想到他曾經在什麼地方講過企業的社會責任,正好碰到這次開會,我又重新翻出他的書再讀了一遍,仍然是收穫多多。我今天要講的是德魯克論社會的責任。

作為中國最優秀的責任我認為沒有之一,華為的企業價值觀是以客戶為中心,以奮鬥者為本,長期堅持,艱苦奮鬥。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和華為是大同小異,在這些優秀公司使命的表述中,很少有企業將公眾非常關心的責任列入社會價值,產生這一現象的原因我認為是在當下的公眾輿論語境責任,等同於公益事業,這是不幸的誤解。

我們經常聽到企業自我介紹,我們是一家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我們的公司員工參與公益活動多少多少人次,企業當然應該積极參與和資助公益事業,但是企業存在的目的,或者主要使命不是公益,如果將社會責任定義為公益的話企業很難把社會責任作為自己的使命,企業的社會責任究竟是什麼?德魯克認為企業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創造客戶,為了實現這個目的企業有且僅有兩個基本職能,一是營銷,二是創新。

德魯克有說現在組織存在便是為社會提供某種獨特的服務,機構實現獨特使命也是社會的需要,履行自身職能是社會責任,承擔解決社會的責任,如果有可能減弱或損害企業取得績效的能力,那麼管理者必須予以拒絕。上面引用的全都是德魯克的原話。用當代的語言表達德魯克的思想,企業的第一社會責任,如果我們可以用第一社會責任這個詞的話,以儘可能低的成本為公眾提供產品和服務,如果不能為公眾提供產品和服務,無論企業做了多少公益活動都沒有盡到社會責任,這樣的企業都是不負責任的企業。為了滿足社會對產品的需求,企業必須首先滿足包括管理者在內的僱員的需求,因為企業依靠員工生產產品、提供服務,只有滿足了員工的需求才能充分發揮自主能動性,企業才有可能履行第一社會責任,需要注意的是,我們滿足員工需求意味著員工不僅獲得了他能夠獲得的最好的經濟收入,而且在企業找到了自己充分發展的空間。員工不是企業實現利潤的工具,而是企業存在的目的,正如德國哲學家康德所言,人是目的本源。

第二社會責任和第一社會責任並不矛盾,而是高度一致,在工業革命初期,進入了后工業化時代的服務經濟、創新經濟,員工對工作的熱愛,他們潛能和創造力的發揮,是企業服務客戶的前提條件和根本的保障。另一方面只有為客戶創造價值,員工和企業才能在市場中實現自己的價值。

關於企業的第二社會責任,我曾經參加過一個中歐校友企業舉辦的活動,我看到年輕的打工者在台上唱歌跳舞,他們的表演和專業藝術團隊相差甚遠,但是我能看出來他們熱愛企業,在這個舞台上展現自己的機會,他們做了事先認真的準備,在節目中放射出他們的想像力和清純的活力,他們的表演深深地打動了我。你這兩千員工在這裏快樂的生活和健康的成長,是你20年以來辦企業最大的成就,比你公司的規模、比你上市的意義都要重大的多。這家企業已經在上海主板上市了。

以人為目的不僅能履行社會的第一責任,也能為股東帶來客觀的彙報。阿里巴巴在它的價值排序中,把股東放在第三位是有道理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我的觀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以員工為目的,海底撈實行了師徒制,師父幫這些徒弟尋找新的店值,為了防止教會徒弟餓死師父,在這個激勵機制之下,師父無保留的教會徒弟,公司建立了店長的人才培養和儲備機制,解決了連鎖餐飲業店長缺乏的痛點問題,為公司的快速擴張奠定了基礎。

由於家庭等各方面條件的限制,海底撈的很多員工沒有機會介紹教育,公司為他們開闢了上升的通道。他們可以在這個系統中上升為店長,獲得了遠遠高於平均的收入,並且得到了員工,得到了顧客的尊重。學徒的員工可以成為店長,店長以店為家,用心經營,以人為目的的價值觀給公司股東帶來了豐厚的彙報。一個再傳統不過的餐飲公司,獲得了比科技公司還要高的估值。今年還是去年海底撈上市了,IPO的市值竟然達到了60倍,我曾經有購買股票,我對高管講你憑什麼一個賣火鍋的估值60倍,今天阿里的估值才40多倍,結果我沒買,昨天閉市的時候海底撈84倍。我為我的理性和謹慎付出了代價。

強調客戶和員工,並不是盈利不重要,如果長期虧損就意味著為社會創造的價值小於它所消耗的資源價值,得不償失。這樣的企業對社會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已經失去了存在的理由,我們並不是不重視利潤,德魯克反覆告誡我們的是,利潤是企業履行其社會責任的結果,是經營效率的衡量,而非企業的使命。強調客戶和員工並不是說企業可以兩耳不聞窗外事,企業是社會的一部分,在社會運行,必須承擔德魯克所說的圍牆之外的社會責任。我們不妨稱之為企業的第三社會責任。

當第三社會責任和企業的績效發生矛盾的時候,比如說我生產過程中排放了污染,德魯克的建議是最佳的解決方法是協調企業的內部和外部,把污染的控制和減排變成一門新的業務。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正是這樣做的,例如一家大型的水泥企業,他們從內部的節能減排做起,逐漸發展成綜合環保方案,以及新型建築材料的供應商,並且成功地把這個業務板塊在香港上市。

與此相類似,大家都知道我們校友總會的會長田明所領導的朗詩集團也在房地產開發中,創新和積累了綠色建築技術,並且逐步向社會推廣。這個業務由於我對朗詩比較了解,根據我的觀察這個業務有望成為規模和效益都超過朗詩地產主業的新的增長點,這就是德魯克講的當公司的績效目標和社會公眾利益發生矛盾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這一部分對公眾利益有害的業務變成自己的盈利的業務。

我們必須承認能夠變害為利的畢竟是少數的,德魯克認為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遵守監管法律。當然法律也不可能是附帶所有的角落,如果我們進入了法律的模糊區企業怎麼辦?德魯克的建議是,企業的行為,這個時候要遵循一個準則,在完成自己的使命時不對他人造成傷害,絕不明知有害而為之。誠信、廉潔、助人為樂是個人修為和個人倫理,社會沒有也不需要獨立的企業倫理,這都是個人私慾中的事情,私人領域中的事情。

德魯克提倡企業為社區建設提供財務和人力的支持,鼓勵員工在自願地基礎上參加社區活動,但是在他的著作中詞是具體的範圍相對較小的社區責任,而不是抽象的社會責任。並且他在談到企業的社區責任,談到企業和員工積极參與社區活動的時候,一再說明這些活動不應該傷害所在機構履行自身職能的能力,如果傷害了機構履行自身職能的能力無論多少高尚都是不負責任的。

我的理解實際上德魯克已經把企業的社會責任分出了優先順序,第一優先順序就是為社會公眾提供他們所需要的產品和服務。第二優先順序就是為他的員工創造個人發展的空間。第三社會責任就是積极參與社區的建設。德魯克在上一世紀晚期作出的這些論述,主要是針對西方社會的企業,在東方的儒家傳統文化的影響下,關於企業的社會責任的討論不可避免地帶有了泛道德化的傾向,政治、自治和自律的界限,導致政府、企業、民間組織的定位不清。

在今天我們重溫德魯克的著作,無法給我們提供具體的關於一企業社會的解答,我認為也是一個極好的為我們思考社會責任的完整的理論框架。我就講到這兒,謝謝大家!

本文轉載新浪財金網:https://news.sina.com.tw/article/20190413/30912098.html
僅供學術使用,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將立即撤下。

問題討論:
1.請問您認為何為「企業社會責任」?
2.請問您對於企業參與社會公益就等同於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嗎?請說明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