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連做公益,都挑最難的!誰是台灣「不一樣」的慈善企業家?


今年勇奪大型企業組第一名的台達電,在全球主要產區一年的太陽能發電總量,約可供一萬個台灣人一個月的夏日用電。 圖片來源:劉國泰

熊毅晰 2018-08-27

2018「天下企業公民獎」結果出爐,台達電蟬聯大型企業第一名、日立江森重返外商企業龍頭寶座、宏正自動科技躍居中堅企業榜首、歐萊德穩坐小巨人組老大。究竟,這群企業有哪些過人的CSR本事?

1430萬度。這是台達電在全球主要廠區一年的太陽能發電量,約可供一萬個台灣人一個月的夏日用電量。

10.6萬個小時。這是台積電一年的員工志工總時數,到全台偏鄉給學童說故事、在重大災後的復建現場,總可見到台積志工身影。

131座。這是玉山金控在過去13年,與21萬位頂級信用卡客戶攜手興建的偏鄉小學圖書館數量,數字還在持續增加中。

這僅是剛剛出爐的2018年「天下CSR企業公民獎」的縮影。攤開今年100強榜單,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數字不斷迭加外,它們也用CSR為企業兩字賦予新的生命。

究竟,「CSR一百強」與獨善其身賺錢的企業相比,有何不同?當企業投入CSR後,又為台灣社會帶來哪些改變與貢獻?

首先,要能符合「天下CSR企業公民獎」受評資格已不簡單,必須連續三年獲利為正,這代表企業不能因虧損而成為社會負擔。而今年,共有180家企業通過報名資格參與受評。

接著,受評企業須接受公司治理、企業承諾、社會參與、環境永續四大構面的檢驗。各構面佔比均為25%,亦即企業必須有全方位的表現,若僅有單一構面表現特別突出,也不易入榜或有突出名次。

CSR大躍進的一年

隨著近年投資人、客戶、政府等對CSR的持續要求,企業自身也體認到CSR是邁向永續路上的必要課題,而今年「天下CSR企業公民獎」評審們閱卷後的共同心得,就是企業進步幅度較往年更大。評審長、源創產業投資顧問公司董事長林信義表示,「可以預見,這群企業會是台灣很重要的改變力量。」

首先,在公司治理構面,不同產業的進步步調也不同。「製造業與服務業很明顯開始重視,」公司治理組評審、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黃日燦觀察,例如獨董席次過半、兼任公司經理人的董事變少了等,過去沒做的公司,現在已有追趕的感覺。

像是在董事會運作方面,過往進程緩慢的女性董事比例,今年有顯著提升。若是合計中堅企業與大型企業兩組共65家公司,有兩位以上女性董事的家數今年共有23家,足足比去年多了10家。

相對地,今年金融業在榜單的聲量減弱不少。今年100強中的金融業共15家,數量上雖與去年相同,但若看大型企業組的前十名,去年佔了四席的金融業,今年只剩玉山金、國泰金兩家在列。

重大爭議與裁罰頻傳當然是主因之一。如何在家族治理與公司治理間取得平衡,將是國內金融業在CSR路上的考驗,「關係人交易必須大幅減少,不能因為怕面對就讓它一直發生,」公司治理組評審、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直言。

幸福職場與環保持續進展

而在講究幸福職場與人才培育的企業承諾構面,100家企業當中,2017年有進行加薪的企業有87家。其中,調薪0~3%的最多,有40家;其次是3~5%,有39家;可惜的是,超過10%的只有3家。

至於曾因不當勞動行為而被當地主管機關裁罰者,今年有27家,較去年的37家略顯進步。

在環境永續構面,除了環境管理相關標誌與認證數普遍增加外,面對再生能源的態度也更趨積極。在今年入榜的大型、中堅、外商組共80家企業當中,宣稱有使用再生能源計劃或目標的企業共43家,比去年多三家。

至於這43家企業計劃使用哪些再生能源方式?結果選擇自發自用的最多,有29家;其次為行政院目前力推的再生能源憑證,有26家;而綠能售電業與轉供分別為23家、13家。

接著進入讓一般民眾最有感的社會參與構面,亦即企業的公益與慈善活動,今年的進步水準尤為顯眼。

不可諱言,聯合國為了解決未來15年的經濟、社會、環境狀況,在2015年通過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s),對企業在公益投入上大有推波助瀾之功。

SDGs讓企業慈善有跡可循

聯合國宣告SDGs後,全球各大企業都陸續開展針對自家CSR進行SDGs的依循與對應動作。台灣雖非聯合國會員,但對投入CSR的企業來說,自是不能置身事外。因此,這兩年國內CSR領域也呈現一片「你們家對應SDGs哪幾項?」熱鬧聲中。

社會參與組評審、政大商學院副教授暨NPO-EMBA平台計劃主持人黃秉德就說,儘管他對部份企業「重量不重質」的胡亂對應感到好氣又好笑,但若企業在SDGs的對應過程中因此有方向感,倒不失為美事一樁。

事實上,分析今年大型企業組在社會參與專案的SDGs呼應,可看見國內企業在公益慈善的側重。

在今年入榜的50家大型企業當中,社會參與專案提案數共75案,其中59案有進行SDGs呼應。

進一步分析,企業著墨最多的領域是「教育品質」,合計共有34案,數量遠遠超過其他領域。其次分別是「健康與福祉」17案、「就業與經濟成長」12案。(見下表)


事實上,教育領域一直以來都是慈善家捐助的熱區。根據位於香港的亞洲慈善與社會中心(CAPS)於今年中發布的研究顯示,亞洲地區接受私人慈善捐助最大宗者就是教育,平均佔比約29%。而在中國、菲律賓,佔比更是超過5成。

CAPS創始人夏露萍(Ruth Shapiro)分析其中原因。她表示,無論形式較簡單的獎學金,或興學,以及各類的教育推廣,資助教育對捐助者來說,是最強而有力的社會投資形式。因為其對學生、社區和國家,都能產生持久影響,當然,也包括未來人才的回饋。

做出「有門檻」的慈善

SDGs雖讓企業投身慈善公益的脈絡有跡可循,但在內容與做法上,要能入榜「天下CSR企業公民獎」,關鍵還是要選擇其他人不敢做、立竿不見影的事。

我非常鼓勵企業進入其他企業無法進入的領域,」協助今年問卷編修的台大社工系教授馮燕說,尤其是費錢、費力、需要非常專業、社會資源又少的事。「就是要解決問題、做出改變的承諾,而不是讓人覺得來就是為了搏名聲。」

簡單來說,企業做公益,就是要做有門檻的事。

攤開今年社會參與構面名列前茅的專案,幾乎都有類似他人做不來的「門檻」特質。

以今年大型企業組社會參與構面並列第一的台積電與台達電為例,高門檻特質就很明顯。

台積電今年提的專案為「愛互聯」,是解決弱勢獨居老人醫療資源欠缺的問題。這議題其實有不少企業投入,但在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號召下,串聯全台北中南12個醫療單位和非營利組織,打造出一個攜手合作與資訊交流的照護平台。

更厲害的是,在這平台底下進行第一線訪視與照護工作的,是一群陣容龐大、士氣高昂的台積電志工。



在台積電誠信正直的企業文化薰陶下,台積志工大軍總讓受助者很信任。(居中紅衣白領為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

「我們可以讓人家信任,」台積電資深副總經理暨財務長何麗梅認為,台積電和其他企業投入慈善的最大不同,就是台積志工走出去、和受助對象建立的互信關係。

身兼台積電企業社會責任委員會主席的何麗梅舉出一個小故事。88風災時,台積電志工來到阿里山,想要進受災戶家中協助,結果卻屢屢碰壁,求教當地村長得到的答案卻是:「我們不知道你們是誰。」

「他們是台積電啊?」陪伴前往的一位地方人士跟村長說明。「沒聽過耶,」村長說。「那你知道張忠謀吧?」村長依舊搖搖頭。

何麗梅笑說,社會上其實有很多人不見得知道台積電是好公司、大公司,但包括88風災,以及前些年的高雄氣爆,從一開始被拒於門外,到後來台積電志工可以進到受災戶家中修繕,甚至與他們一起走過接下來的生活,關鍵就是信任。
「後來我們自己研究發現,人家願意很快信任我們,其實跟我們強調的誠信、正直企業文化有關,因為那形塑了每位志工的特質跟態度,」何麗梅說,外界聽來或許老套,但卻是台積電從商場到公益慈善無往不利的核心優勢。

透過SROI讓慈善效益擴大

而今年總排名再度勇奪第一的台達電,在社會參與構面所提的專案之一,是與環境教育相關的綠建築推廣社會影響力分析。
此專案是將台達電過去一年推廣綠建築的所有作為,包括展覽、參訪、工作坊、能源教育志工服務、低碳生活部落格,以及書籍出版等進行SROI(社會投資報酬評量)。

社會參與組評審、家扶基金會執行長何素秋觀察,一直以來,台達電在社會公益的主軸就是環境與節能,「企業不可能什麼都做,我會更肯定企業像這樣選定核心職能有關的主軸,一路堅持、深化的專案,」她說。

何素秋認為,台達電算出來多少SROI不是重點,關鍵是在做了那麼多綠建築推廣後,對社會產生的影響、對自身企業的形象、創造員工認同等諸多效益都躍然紙上。

台達電去年為推廣綠建築共花費3428萬,在計算包括展覽參觀人次有6.5萬人次、工作坊訓練出136位建築碳足跡評估專家等諸多作為後,總產出效益約近3億,SROI為8.55。亦即台達電每投入一塊錢做綠建築推廣,就可產生8.55元的效益。

台達電企業信息部資深協理周志宏說,在走過SROI的評估流程後,讓企業會更願意朝更有效益的方向持續投入。他舉例,經SROI後,他們發現活動前後互動式交流的設計很重要,未來辦活動將會注重與參與者的交流,建立長期互動關係。

長期而有系統的投入

在外商企業組拿下社會參與構面第一的是IBM(台灣國際商業機器),專案之一是與教育品質相關的「前進校園建立STEM教育生態系」。

IBM此案的特色,是與教育部、學校攜手,第一線進入教學現場,透過活動鼓勵學生發展科學、工程、技術、數學(STEM)專長。而且是從幼稚園到大學,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學子設計不同的平台,規劃不同層次的科學教育活動。

社會參與組評審、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社福執行長陳文良觀察,近年外商在台投入社會參與的資源持續減少,甚至過往對台灣當地人才培育的做法,現在很多都移去大陸。因此,他對IBM有系統而持續的作為相當肯定。

IBM此案最經典的就是2008年起年年舉辦的「工程師週」(EWeek)。這是透過動手做的實驗,鼓勵高中生展現創意,培養基礎科學知識。從前年起,IBM更在實驗中融入coding元素,培養學生的運算思惟。


已連續舉辦11年的IBM「工程師週」(EWeek),彌補全台高中生動手做實驗的不足。(黃明堂攝)

11年下來,已有超過3200人次的IBM志工與企業志工參與「工程師週」活動,前進50所高中校園,接觸超過3.2萬名的學生。而且IBM還把客戶也拉進來參與,像中鋼就負責南部學校、美律負責中部學校。

鴻海希望小學補救台灣教育

台灣本土企業對教育品質的長期承諾也很精采。其中又以近年積極投入的「永齡.鴻海台灣希望小學」弱勢學童課輔計劃效益顯著。

根據兒福聯盟的2016年調查報告,台灣高低所得家庭教育支出費用相差近12倍。有近7成的弱勢學童因家中的教育資源不足,導致基本學力的落後。

因此,早在2006年,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個人的永齡基金會就開始針對弱勢學童的課輔,在全台各地建立希望小學。2016年,鴻海教育基金會從永齡手上承續此案,向外拓及不同需求外,也結合如LIS線上教學平台、程式老爹、品學堂等新世代教育志業家,加上成功尋求教育部的支持,擴大成為希望學程,除了原希望小學的孩童外,更藉由公部門合作、全省教材釋出,照顧了全台更多的孩子。

從2006年一路走來,至去年底止,累計投入12億元的希望小學,已在全台建立15間分校,參與培訓師資達7850人次,並有923間、也就是全台超過3分之1的公立小學觸及教材。而每年以上下學期及暑期共三學期的時間安排下,每學期服務全台3000位學童,累計服務將近8.5萬人次。

陳文良觀察,相較非營利組織成立課輔班,缺乏教育專業的師資與教材,大多只能做到陪伴照顧,「鴻海有把技術用在根本性解決學習問題,然後也會把這些東西輸出,讓效益擴散。」

公益慈善捐獻持續增加

原本政府或體制內無法顧及的領域,台灣社會將因為企業的投入愈臻美好。而且,隨著CSR已成企業經營不可或缺的一環,可以預見各家企業在社會參與做出門檻與自我特色後,投入程度將會愈來愈大。

最明顯的,就是企業投入社會參與的金額。若扣除規模相對較小的小巨人組20家企業,包括大型、中堅、外商等三組共80家公司,去年投入社會參與的金額總計為82億台幣,與前幾年數字相比,明顯成長。(見下表)


此外,過往被社會忽略,或企業較不願意碰觸的領域,現在也開始有企業投入。例如在新住民領域已有長期投入的國泰金控,持續以跨國文化學習體驗活動,以及一系列新二代培力課程,讓這群孩子可以得到更高的自我認同與未來發展。

還有近年在校園氾濫的毒品問題。中國信託2015年成立反毒基金會後,就持續以巡迴特展、校園宣導、反毒教材、跨國交流等方式投入反毒工作。

令不少評審感動的,是國內女受刑人以毒品案佔大宗,法律雖容許攜子入監,但監所卻缺乏適當育兒設備及環境,因此中國信託主動與法務部矯正署交涉,目前已捐款協助19所矯正機關新增育兒相關軟硬體設備,也在桃園、台中、高雄等三處女子監獄延聘保育員,希望讓攜子入監的受刑人母子有良好的親子互動,降低幼兒未來觸毒的風險,也讓藥癮媽媽就近照護孩子,並對戒除藥癮有正面的幫助。

「可以感受到不少企業在投入一個領域後,會『逼』自己做得更深入、更全面,」黃秉德觀察,今年他在社會參與構面看到的進步,就是企業在本業的經濟價值外,也看到愈來愈多社會價值。

隨著經營環境的愈趨複雜,企業經營也更加挑戰,在無從預知危機在何時、從何處來到的時代下,兼顧企業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的CSR,將是企業保有轉機的不二法門。(責任編輯:黃韵庭)

本文轉載天下雜誌
僅供學術使用,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將立即撤下。

問題討論:
1.請問天下CSR企業公民獎評比的四大構面事哪四個?並說明您最重視哪一個?
2.針對企業更深入社會善盡社會企業責任,除了落實核心價值及利他,也提升企業形象,從他們的做法,請問您有何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