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用智慧手機被監控,非智慧手機被通報」中國 AI 高科技監控下 新疆成露天監獄

作者:賴昀

中國利用大數據 AI 演算法在新疆實行全面監控的情形嚴重損害人權,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1五月初提出一份最新報告,列出 36 種「可疑」行為,詳列中國如何無孔不入的監控新疆維吾爾人的生活,從出門、社交到有無使用智慧型手機、手機安裝的 App 都可能引起警察機關的關注,甚至可能被關入惡名昭彰的「再教育營」。因為中國政府和企業對人權、隱私、倫理和社會責任都抱持無視態度,人臉辨識等 AI 科技在中國獲得快速發展, 並在新疆得以全面測試、實施。



《人權觀察》也預警,未來可以預見的是,在新疆之後,中國政府將會把 AI 監控技術應用到全國的範圍。更可怕的是,許多國家也對中國的監控系統感興趣,甚至和中國借貸來購入監控系統,讓中國工程師把監控技術「輸出」到全世界範圍,技術支援各國政府監控人民。

中國研發 App 全面監控維吾爾人並建立數據庫

《人權觀察》在五月初(2)提出報告,指出從 2016 年以來,中國以「打擊恐怖主義」知名,對新疆 1300 萬的維吾爾人和其他非漢族穆斯林實施高壓統治,包括任意拘捕、限制宗教自由、居住自由,以及強制灌輸政治思想。據統計,目前已有多達一百萬人被關進猶如集中營的「再教育營」,此外,中國政府還利用大數據演算法,展開無所不在的監控,對新疆少數民族進行極端社會控制。

報告中指出,新疆警察機關利用手機 App 連結名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以下簡稱一體化平台)的新疆維吾爾人資料數據庫。從名字、身高、血型、政治傾向、宗教,到有無國外親屬、每月用電、名下汽車車號、汽車加油量、和鄰居來往情況等鉅細靡遺的「個人資料」,都會被新疆的警用 App 紀錄並傳送到「一體化平台」,當系統認為某人的數據「異常」時,警察便會上門關切,甚至逮捕拘留,或是將人送進再教育營。

《人權觀察》取得「一體化平台」的原始碼,重建出這款 App 的介面,並在報告中公布 App 截圖,詳列出 36 項可能會引起政府和警察「特別關注」的特徵。


「一體化平台」連接 App 的手機介面,只要手機失去訊號或定位、長時間出國、駕駛非自有車輛到加油站加油,或是用電量異常,都會被視為「可疑行為」並通報警方。(製圖:游知澔)

36 種將被警察特別注意的「可疑」人士

除了名字、身分證號、車號、教育程度、和住處戶長的關係等「基本資料」,「一體化平台」也紀錄了宗教信仰、政治傾向、出入境紀錄等個資,《人權觀察》還列出 36 種「可疑」行為,若是被監控的維吾爾人符合下列特徵,「一體化平台」系統會通報警察機構,警察將會前往「關心」被監控對象,甚至可能因此將其送進「再教育營」。

中國官方認定的「可疑」人士:
  • 本人或是家屬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前科
  • 未經官方認證擔任阿訇
  • 未經官方允許即前往伊斯蘭聖地麥加朝聖
  • 追隨任何「六條線」相關人士
  • 接觸或傳播「瓦哈比」思想
  • 曾接受過政治再教育
  • 境外返國人士
  • 「被判處死刑、被擊斃、自殺攻擊身亡人士」的家屬
  • 被「國內安全保衛警察」列為第三、四、五類份子
  • 離鄉已久忽然返鄉人士
  • 政府開始嚴厲打擊恐怖活動以來曾被判處管制、拘役而被納入社區矯治人士
  • 涉入「烏魯木齊七五事件」獲釋人士及其家屬
  • 過去曾使用智慧型手機,卻忽然停用或是改用非智慧型手機
  • 不與鄰居來往、出入不走正門、行為詭秘人士
  • 曾熱衷向清真寺捐獻或為其募款募資
  • 無正當理由忽然變賣家產並遷移人士,尤其是舉家遷移者
  • 用電量異常家庭
  • 違反計劃生育的「超生」人士
  • 懂電焊、製作爆裂物技術人士
  • 無正當理由不享用各類惠民政策、不參與當地政府或共產黨地方黨部舉辦的活動
  • 登記出境人士
  • 政府官員入戶登記的資料中沒有電表編號
  • 戶籍登記人數和政府官員入戶登記到的人數不一致
  • 已辦理護照卻未告知入戶官員
  • 官員入戶登記的資料中缺少自 2016 年 1 月 1 日以來沒有活動紀錄的人員資料
  • 用電量異常人士(由「一體化平台」認定「異常」的標準)
  • 遷出人口
  • 遷入人口
  • 與身分證資料不符人士
  • 持有的手機號碼非登記自己名下
  • 所駛汽車非登記自己名下
  • 案件線索相關人士
  • 「外逃人員」相關人士
  • 「境外人員」相關人士
  • 「被特別關注人員」相關人士
  • 其他

除了上述有許多合法、常見的行為會遭到警察機關特別關注外,「一體化平台」 App 也將使用 51 種應用程式列為可疑,包括虛擬私人網路(VPN)、 WhatsApp、 KaKaoTalk、 Skype 、Telegram、 iMessage 等。在《沃草》先前的整理報導中也提到,下載 WhatsApp 、有親戚住在國外等細故都會成為維吾爾人被送進再教育營的理由。

《人權觀察》資深中國研究員王松蓮說:「我們的研究首次證實,新疆警方正在使用非法手段收集、紀錄人們完全合法的行為。中國政府監視著新疆人生活的每個方面,挑選出他們認為不能信任的對象,並針對這些對象進行額外審查。」

新疆維吾爾人被禁止自由離開戶籍地,因合法的行為被列入可疑名單,而中國政府進行的數據蒐集也完全無需經過維吾爾人的同意。對此,王松蓮表示:「在習近平主席的領導下,中國的高壓統治已經成為新疆穆斯林的敵托邦噩夢。」


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在美國白宮前抗議中國壓迫的海外維吾爾人(圖片來源: Wikimedia 作者: Rjanag 授權條款:CC BY-SA 2.0)

以反恐為名 整個新疆就是一座監獄

據《衛報》報導,在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的帶領下,以「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為名,官方展開了一系列「改造」維吾爾人的強硬政策,將新疆變成一座眾人眼裡的露天監獄。

當局將「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和「暴力恐怖勢力」並稱為相互關聯的「三股邪惡勢力」,視為「思想毒瘤」,並以掃除邪惡勢力為理由,加強對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的管控,限制維吾爾人的宗教和文化活動,並以健康檢查之名強行蒐集維吾爾人諸如 DNA 、聲音、指紋、虹膜掃描、面部表情等等的生物識別紀錄。「一體化平台」更監聽維吾爾人的電話、監控身分證資料、維吾爾人所屬車輛的「移動軌跡」和 GPS 定位追蹤維吾爾人的行蹤,並監視加油站和前來加油顧客的個資。《衛報》引用新疆政府的說法,指出新疆官員正為「一體化平台」進行「逐人逐戶」的地毯式數據蒐集。

中國政府投入數十億美元在新疆建立這一整套的 AI「安全系統」,也雇用了超過十萬名漢族新警察執行監控工作,對新疆穆斯林進行查訪,評估每一位新疆穆斯林應該被歸納為「安全」、「平均」還是「不安全」,在被評估的案例中,微信的聊天記錄也被用來當作是指控被評估人的證據。被認定「不安全」的對象會遭到拘留,將接受新警察訊問,要求認罪並供出其他「不安全」人士。當地政府以此方式,建立應該送進再教育營接受「改造教育」。

另外,新疆政府還編列了 110 萬名漢人和維吾爾族「結親」,強行進入維吾爾族家庭中居住、進行評估。在居住期間,這些漢人「親屬」會強迫維吾爾人參加伊斯蘭教義禁止的活動,例如飲酒和吸菸,以此測試沒被送入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是否能被評估為「安全」。漢人「親屬」還會要求結親的維吾爾人參與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活動,並仔細觀察結親對象是否心懷不滿或是對愛國活動缺乏熱情。此外,漢人「親屬」會用給維吾爾小孩糖果的方式,刺探維吾爾父母的想法。


漢人「親屬」到維吾爾人家中居住並教導中共十九大報告等「愛國」知識。(圖片來源:《美國之音》,白道仁提供)

《德國之聲》也報導,中國政府從 2017 年七月就強制要求維吾爾人在 Android 手機中安裝一款叫做「淨網衛士」的監控 App ,透過智慧型手機掌握維吾爾人所讀、所聽、所寫、所說的所有內容,和所有的聯繫對象。「淨網衛士」會封鎖特定網站、禁止民眾下載特定 App 並掃描手機上儲存的檔案,新疆警察會在路上隨機抽查民眾的手機,被發現未安裝「淨網衛士」或未刪除政府認定的「有害內容」的民眾會遭到拘留。這項服務由位於中國上海的藍燈數據公司提供,替新疆政府儲存相關數據。

無所不在的 AI 天網在各地為中國政府建立人臉數據庫

《紐約時報》報導,中國政府發展出能夠支援臉部識別,辨別維吾爾人與非維吾爾人的智慧監視系統,並在杭州、溫州等富裕東部城市和沿海省份如福建等地使用這套系統,篩查居民中有無維吾爾人。根據官方採購文件,在中國 16 個不同省份、地區的警察部門從 2018 年就計畫置辦這套 AI 監控系統。

如今許多新創企業為迎合北京當局的專制需求,大力發展 AI 新興技術。中國的雲從科技就推出了一套可以識別「敏感人群」的監控系統,並在宣傳中稱「如果起初一個維吾爾人生活在一個社區, 20 天內該社區出現了 6 個維吾爾人」這套監控系統就會立即通知執法部門。

在歐美,雖然面部辨識技術能夠辨識膚色和臉部形狀等特徵,但由於對人的分類涉及對種族的社會定義,有種族歧視之嫌,因此歐美的面部辨識系統無法識別族裔,但很顯然,中國直接、公開的表現種族歧視讓中國企業順利協助警方做到種族辨別。

2018年,中國公安部撥款數十億美元進行「天網」和「雪亮」工程計畫,兩項計畫皆旨在利用 AI 技術強化監控、警務和情報收集。除了雲從科技之外,投入相關技術研發的中國 AI 公司還包括依圖、曠視科技、商湯科技,隨著「天網」和「雪亮」工程,這些公司估值隨即驟升。這些公司的產品增強了中國的社會控制,警方為犯罪紀錄者、精神疾病者、吸毒紀錄者和上訪人士建立了人臉數據庫。《紐約時報》還提到,國家設據庫已儲存了所有離開新疆的維吾爾人面孔,河北省的一份採購文件也寫明若同一天有多名維吾爾人預訂同一班飛機,應該如何通知警方。依圖科技的數據庫資料也顯示,黃河沿岸的一個城市「三門峽」,僅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就以攝影機鏡頭對居民進行了 50 萬次以上的人臉辨識。


中國境內密佈有人臉辨識功能的 AI 監視鏡頭,紀錄下每個經過鏡頭前的人的面孔,為政府建立龐大的人臉數據庫。(截圖自《人權觀察》網站影片)

《衛報》的報導中也提到,「一體化平台」是由中國電子科技集團(CETC)26旗下的海康威視開發, CETC 隸屬於中國國務院,是中國主要的國家軍事系統承包商。而連接「一體化平台」的 App 則是河北遠東通信系統工程公司開發,在 App 開發期間該公司也是由 CETC 全資擁有。

中國監控技術和設備「輸出支援」全球各國

中國耗費鉅資打造的 AI 監控系統引起許多國家的關注和興趣,在中國擴大監控範圍至全國之後, AI 監控技術的價格也隨之壓低並「外銷」到世界上其他國家。《自由之家》去年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如今已有包括辛巴威、烏茲別克、巴基斯坦、肯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及德國等 18 個國家使用中國製造的 AI 監控系統,還有 36 個國家接受中國進行「言論審查」的培訓。

據《紐約時報》報導,加入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南美洲國家厄瓜多以石油儲備為代價,向中國貸款 190 億美元建設水壩和煉油廠等基礎建設,同時購入中國的影像監控系統 ECU-911 ,四年內在全國範圍安置了無數監視器鏡頭,並請中國工程師前往厄瓜多進行使用技術指導。

ECU-911 主要由兩家中國公司製造,一家是國有企業——中國電子進出口有限公司29,一家是有解放軍背景的華為。在厄瓜多之後,委內瑞拉也購入了 ECU-911 ,目標是在國內裝設三萬個監視鏡頭,玻利維亞和非洲國家安哥拉緊隨其後。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 2016 訪問厄瓜多時,曾經前往 ECU-911 的總部,被視為給予這套 AI 監控系統官方支持。左為習近平,右為時任厄瓜多總統的 Rafael Correa。(圖片來源:Wikimedia;作者:KOKUYO;授權條款:CC BY-SA 2.0)

《紐約時報》警告,中國的監控設備和技術流向世界各地可能導致未來無數人失去隱私,還可能導致建立在 AI 科技上的威權主義。由於中國堅稱監控技術是用於維護公共安全,因此被懷疑未來這項技術將被用於政治鎮壓。

《自由之家》研究主管 Adrian Shahbaz 談到中國出口監控技術時,憂心表示,中國將這種無所不在的監控當作未來的國家治理方式來向海外行銷,「(對中國來說)未來最重要的就是用科技控制老百姓。」

本文轉載自:https://musou.watchout.tw/read/JILHbFIbGRRKAcY9zrEf?fbclid=IwAR1KemJYPNli7xkw9u0rVniwdkcQsK-2edK1xZ2FgxYwO3qJgIQ6_jbI5H4
僅供學術使用,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將立即撤下。

問題討論:
1.請問您對於中國監控技術和設備「輸出支援」全球各國有何看法?
2.請問您對於企業臉部辨識打卡,試說明利弊分析及個人想法。